陰.26 °.暗色的冬

總是有些不能跨越的疆界,只能用淡淡的微笑和低垂的眼輕輕帶過。
最美的永遠是稍縱即逝的,最難忘的總是不懂得的,
於是只能在閒適的午後緬懷著拼湊著,試圖找出美的真理。

枯黑了玫瑰花辦原來就是深沉而濃郁的酒紅,
滿天的繁星總是被墨灰的浮雲揭露又遮蔽。

晨間的咖啡和夜晚的酒精,不斷地用液體調節身體的知覺,
入喉的瞬間是對於自我的僭越,對於美的想望和羨艷。







music:Esoteric - Psychotropic Transgression
創作者介紹

◈ ☼ Sasha's ♥ ◈

sashabab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